当前位置:主页 > 收藏马未都 >

wen

谁说黑色就不能惊艳?

收藏马未都 发布时间:2017-09-09 阅读:


颜色之于古人,

敏感又挑剔。

帝王御用之【明黄】,

一门一窗一宫墙之【朱红】,

溢彩华贵之【琉璃】,

哪一个不是身份的象征,

雅致的情趣、文化的演绎。



但我们今天要讲讲,深邃至极之色——【黑】,静穆却又暗藏汹涌。





白是万物之本,黑又是一切颜色之总和,都是一种极致的美感。




而宋代将这种黑运用到恰到好处。

宋代美学在追求理性的同时,又走向生活,走向休闲。


而建盏中的黑釉更是“无一物中无尽藏,空无之处存妙有”,这个并不彩的颜色却暗含了所有色彩的神韵,这种美正是宋人艺术的生活化和生活趋于艺术化的写照。



建盏自诞生之后迅速成为宋代皇室的御用瓷器,仅仅因为他脱尘出逸的美吗?仅仅因为他出自建窑并被选为御用吗?


不,它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简古和神秘让人臣服!





谁说黑色就不能惊艳?

建盏的黑,乍看平淡无味,却又暗藏各种美丽的釉色。与其他单色釉的清馨淡雅相比,建盏的黑,仿佛夜空一般沉静、神秘。


也是这样的黑才体现出建盏诱人的质朴、本真,以及兔毫、鹧鸪斑、曜变璨如星空的釉色。




宋徽宗曾在《大观茶论》里御笔:“盏色贵青黑,玉毫条达者上。”


建盏那黑,仿佛是魂,深深揉在了陶瓷里。那黑里,透出了青,透出了蓝,这样的着色,大气、凛然、端静、简古,却又透着十二分的霸气。



建盏的黑

建盏以黑为美,在自然窑变中寻求不同,瓷艺与窑变,就这样在建盏身上纠葛着。

不同配方的黑釉品种,因不同的烧成温度和气氛,形成了不同的釉纹肌理和釉面效果。



在烧制过程中,火的温度和气氛,起着微妙的作用,而呈现的效果却千变万化,神秘而瑰丽。

这种神秘而又无法道出的颜色,是可遇不可求的。




一如观复猫屋这套曜变天目银瓷系列,完全没有任何颜色的纹饰,只是靠釉的变化,以一种饱满而简古扼要的质感袭击了我们。


仿佛真正干净饱满的人,落得素白白一粒心,在滚滚红尘中清澈着动人着。




今人看来,建盏虽然是生活器具的一种,但它选择了一种雅致生活,俗世生活中幻化出的黑与白,自蕴一份生活的美学,一份精神的自得。



更何况这一套曜变天目银瓷,实用与审美结合得不露声色。


这或许也就是建窑黑釉茶盏在形制上虽然粗朴,却能成为王公贵族的珍宠,从而登上大雅之堂的根本原因。





这套建盏不仅仅是黑,内底部有纯银制作的吉祥物“莲花”“锦鲤”,在茶水中,犹如缀以暖金。


曜变天目莲花盏不需沁养即呈现浩瀚星空蓝色宝光,

而七彩宝光银鱼盏由于茶色不同,沁养后将会呈现不同的七彩宝光颜色,神奇奥妙。





一撮茶叶,一件茶盏,一幅禅书。一期一会,一生一度。

用这套美学之物品味曾繁极一时的宋代美学,演绎黑白里的世俗生活。





点这里“阅读原文”,即可购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