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骊珠文玩收藏 >

wen

20世纪令人痛心的考古发掘,天价文物奈何无力保护?

骊珠文玩收藏 发布时间:2017-12-28 阅读:

1955年,郭沫若、茅盾等人请求发掘埋有明成祖朱棣的长陵。但由考古所认为,长陵是主陵,应先“试掘”其他规模较小的陵,积累经验。经同意,最终决定试掘明神宗朱翊鈞的定陵。不曾想此次发掘,成了一场文物的悲剧。



明定陵文物之发掘


定陵共出土珍贵文物3000多件,包括600多件袍服、布料。其中皇帝的衮服、龙袍等,更是巧夺天工。然而,在定陵地宫开启后,这些原本绚丽多彩的丝织品没有得到很好保护,以至被空气侵蚀而褪色、变脆,并留下黑斑。对这些袍服的后续处理,也不专业。比如用“聚甲基丙烯酸甲酯”(塑料)加入软化剂涂在半腐的衣服上,“这种涂料是不可逆反的,不久涂料老化龟裂,丝织品也随之碎裂”。由于此前明朝丝绸几乎没有实物留存下来,技艺也已失传,因此让定陵丝绸的损坏显得尤为可惜。


柳黄缠枝莲花缎绣龙方补方领女夹衣(局部)


定陵的大量文物“发掘即摧毁”,吴晗如愿。刚刚写完历史剧《武则天》的郭沫若也跃跃欲试,提议发掘合葬唐高宗、武则天的乾陵。1960年,陕西省提交《乾陵发掘计划》,郭沫若对周总理说:“毫无疑问,肯定有不少字画书籍保存在墓室里!打开乾陵……也说不定武后的画像、上官婉儿等人的手迹都能见到!石破天惊,一定是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!”鉴于技术落后,总理没有同意。1973年,郭沫若第二次请求挖掘乾陵,又被否决。


乾陵


在郭沫若请求开掘乾陵时,定陵的考古工作其实并没有结束。1979年,参与过发掘的赵其昌、王岩等继续编写定陵的考古报告。赵其昌回忆说,“可惜的是20多年的岁月,不少文物已经面目全非了。原始资料有散失,照片底版有霉污,特别是那些囊括了中华精品的帝后服饰、织品等等,几经翻动,残损更甚,所幸几大册发掘工作的原始记录,尚保存完整。”1990年,他们编写的发掘报告《定陵》出版。


柳黄缠枝莲花缎绣龙方补方领女夹衣(局部)


定陵的帝后服饰也相继启动复制。1988年9月,文物专家谢辰生带着南京云锦研究所复制了明神宗龙袍、马王堆素纱禅衣。


炭化的万历龙袍


没有合格技术和保护意识


1976年,考古队对广西贵县的罗泊湾汉墓进行了发掘。在清理文物时,有人发现了一个看上去像炸弹的“弹形壶”。一个人“把它捧在手上,抹去器表的泥浆以后,找不到开盖的地方,倒来倒去,一不留心,把盖冲开了,倒出一坛清水。有人说:‘是酒,不要倒掉!留着化验!’但是说时迟,那时快,已经晚了,水被倒了个精光。”想来十分可惜。

铜敦 湖北省博物馆藏


秦兵马俑上原本涂有彩绘,工匠先在烧好的陶俑上涂一层生漆,再在生漆层上涂各种矿物色。但上世纪70年代几次发掘时,彩绘都在考古人员准备拍照的瞬间消失了。这是因为生漆老化后,一旦和氧气接触,很快就会翘起来,导致彩绘脱落。兵马俑博物馆考古队队长刘占成回忆他在1978年“发现残留色彩,但眼看着它就掉了,非常心疼。”


留有部分彩绘的兵马俑


兵马俑博物馆馆长吴永琪反思说,“当年有两个原因造成彩绘消失,一是那时候没有技术和材料,二是没有严谨的保护意识,早期发掘仅仅是把它挖出来。”到了上世纪80年代,中国在考古发掘中,已开始有意识地对易被空气侵蚀的文物进行特殊保护。兵马俑考古队试图用针管把一种加固剂注入底层生漆和俑身之间,不让彩绘随生漆脱落。这样只能保住色块,在当时是一种权宜之计。


兵马俑


向西方学习经验,也是完善中国文物保护技术的重要途径。兵马俑博物馆通过同德国、比利时等国进行技术合作,在1998年出土了8个彩色俑,陶俑上粉红的脸、朱红的甲带、褐色的铠甲,都留了下来。


外界力量的干预


除了考古人员自身的问题外,外行对发掘的干预也常常导致文物受损。1989年,在江西省新干县出土了一批商朝青铜器,“矿化得严重,腐蚀得厉害,表层看似硫酸铜,实际是粉状铜锈,保护难度较大,应尽快开始进行抢救性的保护”,因此要“立即采取坚决措施,把全部文物运至南昌,文物不运回省城,一切都是空谈”。但是新干县领导希望把这批宝贝留在县里,迟迟不肯同意运往南昌。这些质量、数量在江南罕见的青铜器,出土几个月后,依旧没能被保护起来,让考古工作者们忧心如焚。江西的考古专家彭适凡只好求助,1990年2月,在严密保护下,这些青铜器全部运抵江西省博物馆。


新干县出土青铜器


1993年,在江苏省东海县温泉镇汉墓群的6号墓中,出土了一批记有西汉文书的简牍,价值巨大。当文物清查结束后,考古队向东海县、温泉镇汇报工作。这时“镇里的一位领导伸手就从桶里取出一片木牍观看”。没想到,“就是他这一拿,给我们以后释读留下了永远也解不开的疑难。他取看的那片木牍正是24方木牍中最为重要的吏员簿,而他的大拇指正按在右上部,轻轻地一带,就把这方木牍最重要、最关键的记有这片案簿名称的字给抹掉了。”

尹湾汉墓简牍


当考古人员要将这批木牍尽快运走修复时,又遇到了另外一个问题——由于支付给村民的开工补偿费没有到位,村里的民工不让他们带走木牍。事情拖了一周才告解决,当考古人员回来时,“看到塑料桶中浸泡的简牍,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”,“原来泛着金黄、闪出油光的简牍已经完全变黑,而原来清晰可读的墨书,现在已经十分模糊。一堆发黑霉变的简牍已经失去了他生命的活力”。后来用了5年时间,才让木牍恢复原貌。


有一些陵墓由于现有技术的局限性,无法保证挖掘后,保证陵墓以及其中文物的完整,所以不进行挖掘,而被破坏的墓,如果不及时进行抢救性挖掘,很可能造成更严重的损失。


——END——

更多专业知识请关注微信:骊珠文玩收藏(ID: wenwansoucang)

回复99查询知识百科,也可输入星月”“南红”“紫檀”“蜜蜡”“绿松等关键字直接获取精华文章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,回顾热文精选